还是萨克有节奏的语调催人入眠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0-06-05 02:42  点击:
莎拉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昨天夜晚十点之后,萨克来到她的房间,他们进行了足有两个小时的谈心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似的。由于误会澄清,莎拉心情愉快,又恢复了从前的活泼大方,
莎拉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昨天夜晚十点之后,萨克来到她的房间,他们进行了足有两个小时的谈心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似的。由于误会澄清,莎拉心情愉快,又恢复了从前的活泼大方,对待萨克也不再拘谨羞涩了。按照她原先的想法,终于把心底最大的秘密告诉了他──包括巫女村老仆人的谈话以及王宫地底的所见所闻,统统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。那位老妇人当时是这么说的:“我曾服侍过的玛奇小姐,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脾气最温和善良的人,大约她就是天使的化身,所以老天把她召唤了去,留下一对可怜的孩子。”莎拉记得很清楚,她说了“一对”而非“一名”。在简短的言语之中,老妇人还提到了她的死状,虽然主人的兄长竭力隐瞒真相,仍然走漏了些许风声,据接生的太太说,孩子出生前,小姐的身体就是凉的,脸用白布遮盖,听不到呼吸声。这番话让当时的莎拉吃惊不小。结合种种线索和细节来看,莎拉万分不愿地提出了她的猜想,而萨克也证实了墨的确姓玛奇,连他也不得不同意莎拉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,那即是──莎拉是蓓拉的女儿。但萨克心底认为,马上就做出“墨是莎拉的生父”这个推论还为时过早,从蓓拉小姐自我了结的时间和爱兰格斯小姐被杀的时间上来看,事情似乎并不那样简单。在这件事上,他的看法比莎拉要深远透彻,虽然暂时无法得出全面的结论,某种不祥的预感却让他忧心忡忡。“好了,别这样愁眉苦脸了,也许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。”为了让莎拉远离烦恼,萨克有意把话题扯到轻松的旅途趣闻上,果然引起莎拉的兴趣,她开始转移注意力听他述说故事。也不知是壁炉的火光烤得她暖洋洋太过舒服,还是萨克有节奏的语调催人入眠,她渐渐阖上眼皮,歪着头靠在摇椅子上不动了。醒来时发觉自己合衣躺在床上,天已经大亮,她梳洗完下楼来。莱卡太太在厨房煲小米汤,微笑着向她说早安,告诉她“先生们都出门去了,家里只剩下你和我”,并客气地把她领到餐桌上。莎拉在一旁认真打量她,莱卡太太是个很有教养且极其温柔的女人,虽然不好说长得十分精致漂亮,但干净秀丽,亲切可人,仪态温文尔雅,在莎拉看来,和她那粗暴的丈夫简直有着天壤之别。莱卡太太同时也在瞧她,眼角带着善意的微笑,在莎拉犹豫着说出“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”之前,她便猜到她的意图,不等她开口就主动向她说:“昨天太过仓促,没有机会向你介绍,我叫玫海?莱卡,是阿米迪埃的妻子。”她这样郑重其事,莎拉也只得有礼貌地报上名字,然后直接进入主题,询问她是怎么结识萨克的。“噢,这得从我结婚前说起了!”玫海一边微笑,一边摸着肚子在她身旁坐下,认为她有权利了解这些,并表示十分乐意告诉她。她的本姓是伊博利,自曾祖父那一代起,伊博利家族就靠经商积累了大笔财富,到如今已成为十分体面的上流人家,在东岛中部也算少有的绅乡门第。玫海成年之后,父亲一直希望给她找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,竭尽所能为她安排结识富家子弟,可是频繁的交际会让她筋疲力尽,看清虚伪丑恶的人心又使她对结婚厌烦透顶,就在那时候,很幸运地遇见了阿米迪埃,以及他的朋友萨克里菲斯。”“那还是在七年前,我十八岁的时候,属于伊博利产业的一片森林出现了专门袭击过路人的魔物,父亲便花重金请他们两个来除魔。他们两个年轻有为,又都仪表堂堂气质不凡,深受我的家人喜爱──当然啦,也包括我──我无法抵挡那种难能可贵的直爽、率真的魅力,于是总有意无意接近他们。”莎拉心里想:唔,原来你也喜爱萨克呀。“后来,我得知阿米迪埃对我有意──你知道他那样的人藏不住心事,什么都写在脸上──我自然而然也渐渐为他所吸引,但是出于矜持,我故作不知,反而抛下他长时间和萨克待在一起。可怜的人,他向来对萨克的相貌和气度心存莫名的死结,或者说是嫉妒,我这样做显然使他产生要命的误会,他仿佛很伤心,找了个机会,违心地祝福我们两个。”听到这里,莎拉咧开嘴,带着幸灾乐祸的语调急忙问:“那么后来你是怎么做的?”“我呀!”玫海故作正经回答,“我赌气一个月没有搭理他,整整一个月呢,他人都憔悴得不成样子,最后实在抵不住,来请求我至少把他当作朋友对待,说我不理他对他是多大的折磨。”玫海小姐边说边吃吃笑起来:“其实他不明白,我就爱他那张臭脸呢!”“然而,我们的婚姻遭到门第观念过重的父亲的反对,他不由分说为我安排了另一门亲事,于是我们选择了不甚体面的方法,对,换一种说法就叫作‘私奔’。这当中,唯一给予支持并得到我们信任的人,就是萨克,若是没有他的帮助,我简直不敢想像今天的生活。”天!莎拉捧着涨红的脸蛋,对“私奔”这个字眼感到羞怯而不知所措。对于莱卡太太所说的“抛弃家人和曾经习惯了的生活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”,在孤儿院长大的莎拉永远都不能了解,但她有理由相信玫海作出了正确的决定,因为她毫无疑问过得十分幸福。莱卡太太仿佛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,带着满足而甜蜜的笑容抚摸自己鼓起的肚子,直到一股浓烈的焦味从厨房飘出,她于是大叫着她的小米汤,急匆匆离开了莎拉。中午阿米迪埃?莱卡先生回来的时候,脸色非常难看,那张原本就黝黑的脸,此刻显得更灰暗了,就像扑了层壁炉里的炭灰似的。他身后的萨克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,和他相反,比原先更白了。席恩站得离他们远远的,唯恐那位蛮力神的化身由于心情恶劣来找他比划拳脚,他这么考虑非常对头,因为阿米迪埃眼下正巴不得找个对手发泄一通呢。“亲爱的,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发生什么事了?”莱卡太太上前替他摘下便帽, 香港内部传真抖去积雪。自从上回清除奎斯特异端的行动结束以来, 内部特供三中三资料她还是头一次看见丈夫情绪如此糟糕。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 香港管家婆论坛一句中特我很好!”阿米迪埃粗着嗓子回答,不仅如此,还丢给萨克一个威胁的眼神,示意他保持沉默。萨克显得相当踌躇,在窗前踱了两回,最后还是不顾他的阻止,走到莱卡太太跟前:“坦率地说,玫海,我想请你为我打造武器……”“噢!住嘴吧!”阿米迪埃队长叫嚷起来,拧着眉头瞪他,激动地说,“我警告过你,别再打武器的主意了,死了心吧!──玫海,你别理他,关于这件事我早替你回绝了,谁都知道,你怀着孩子,目前的状况不适合呆在锻造屋里,更别说炼制武器了!”“……我也明白我的请求过于唐突,为此我感到很抱歉。”待到莱卡先生发泄完了,萨克继续向着他的太太说,语气诚恳又带着某种坚定,“可我相信你一定还有办法的──我是指,不通过正常途径锻造出来的武器,比如用灵魂凝练,或者注入特殊魔力,怎么样都行──回答我,我说得对吗?毕竟,你是目前为止最强的武器师。”在一旁摆弄茶具的莎拉,听了这番话惊讶地抬起头来。“怎么,那位传说中的武器打造师,事实上竟然是玫海太太,而不是阿米迪埃先生?”“是啊。”席恩轻声回答。“这么说,你好像早就知道了?”“也不过是昨天才知道的,阿米迪埃先生声称他的属性是青,那样的话,他不可能懂得打造魔法武器,只有先天属性为绿的人才有这种能力。”“原来如此,你早该告诉我的,席恩……我竟把她看作笨手笨脚的富家小姐呢!”莎拉此时不由对娇弱的莱卡太太刮目相看起来。屋子的男主人受某种情感驱使,焦躁地抱住脑袋踱步,执意嚷着要“保护未出世的孩子”,坚决反对萨克提出的荒唐主意。莱卡太太柔声要他平静下来,希望由她来和萨克商量此事。好不容易把丈夫打发回房间,玫海对萨克笑着说:“别在意,他总是这副模样。而且你知道的,我们婚后六年才有孩子,他担忧过了头也是情有可原。”“是的,我知道,也很过意不去。”“那么来谈正事吧!萨克,我曾经想过给你武器,可是你总不放在心上,天晓得,你使用的那把破魔杖简直比我炼出来的炉渣子还次呢,怎么如今,你却反倒向我要起武器来了?”萨克这时候看了莎拉一眼,回答她说,事实上由于一些原因他失去了部分力量,令他无法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施展魔法,然而他又为某种不好的预感十分忧虑,为了保护他的朋友,资料专区他有着必须在短时间提升能力的理由,所以不得不依靠她的武器来弥补。萨克短暂的一瞥让玫海即刻明白了所谓的“朋友”指的是谁,她想她的直觉果然很准呢!玫海问:“那么我猜,你是急于得到高级别的武器了,要哪一种材质的呢?魔晶石,龙血,瑰羽还是变换的迷水?”“啊,对于这些我实在一无所知,总之我要最好的。”“这很难说,不过我倒认为,与其最好,不如选择最适合你的!来,把手递给我,让我看看目前最符合你能力的材料是什么。”萨克照她的话做了,玫海两手升腾起绿色的薄雾,这种探测花费她不少时间,末了她终于得出结论:“我看,你需要的是一只老乌龟。”他愣了愣,抚着额头哭笑不得:“得啦……玫海,你别捉弄我。”莱卡太太板起面孔说:“我才没工夫捉弄你呢!你要知道,再过十五天,我就怀孕整整五个月了,到时候我绝不容许自己再碰触任何武器,哪怕是对于你我也不能通融。所以也即是说,萨克,你必须在十五天之内得到他的鳞甲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他住在这个岛屿南面的近海海底,妖精们一般都称他为──塔嗒先生。”大约半小时后,萨克打点完行囊,穿上适合旅行的紧身装束。阿米迪埃没有敲门就走进来,闷声不响地靠在帷幔边上,看着萨克有条不紊地为自己戴上护具,他突然把腰间那柄短剑解下来,远远丢给他。“我听说了,你准备到海底妖精城堡去找塔嗒那只老乌龟,这柄剑是她为我造的武器中最好的一把,且含有我的魔力,应该会对你有帮助的。”他口气冰凉,视线向着窗外,竭力显示出事不关己的冷漠,可一听见萨克的笑声,他就抵不住恼羞成怒起来,“听着,我这可不是在为你担忧,而是在嘲弄你,这种不顾重伤初愈就去冒险的愚蠢举动……喂!别再笑了,你把我当成什么啦?”“是的,我当然了解,那么我就把你的这份嘲弄郑重收下了!”萨克拍着他的肩膀笑了笑,“还有,阿米迪埃,为了答谢两位的帮助──你的孩子,我会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魔导士的。”“胡扯!我的儿子将来绝对是名优秀的战士,你等着看吧!”“你肯定是儿子吗?何以见得?”“我就是知道,绝对是儿子!”萨克背上行囊,微微勾起唇角,向他说:“真遗憾,我刚才看过了,玫海怀的是女孩。”在玫海握着他手的时候,他也同时为她身体作了诊断。“你……”阿米迪埃只好不开腔了,这番话把他气得龇牙咧嘴。清冷的寒风从窗户吹进来,带着后院所种的野茉莉和月桂香味,晶莹细微的雪花飘散下,把萨克嘴角的微笑悄无声息掩盖起来。他像是想到什么,走了几步把窗子关上,面带严肃说:“我会尽快回来,莎拉小姐就暂时交给你照顾了,我能够相信你吧,我的朋友?”“怎么,你不把她一起带走吗?真够麻烦的呀!”阿米迪埃队长翻了翻眼睛,“看来我除了答应你也别无选择,不过我至少要求知道她的身份──她是你的女人吗?……哎!别瞪我,这是玫海说的,我才不屑去猜测你们之间的关系!”“……不是。”萨克蓦地站定,回头给了他一句:“阿米迪埃,凭你是永远也想不出她的身份了,所以让我来告诉你,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巫女殿下。”“我的天!”“啊!还有,刚才欺骗了你,你将会有个儿子的──未来的红魔导士。”他浅笑着走出门,留下目瞪口呆的莱卡先生。临出发之前,萨克围着房子绕了一周,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阿米迪埃布下的结界,确定万无一失之后,才放心地走到大门。莎拉站在那里,一身殷红的长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,在雪地里犹如一团火焰。她的头发干净利落地盘起,肩上套了两层软护垫,腰间束紧,脚上穿着高及膝盖的软底皮靴,看起来精神饱满。一看见萨克的身影,她远远叫起来:“我在这儿等候多时了,萨克,快些出发吧,我都已经急不可耐了呢!”她果真等了不少时间,鼻尖冻得通红,嘴唇也僵硬麻木,说话不自如了。萨克走近她,问道:“你这身打扮是?”“还用问?我要和你一起去呀,这是当然的!席恩也要去,不过他不会飞,到镇上买坐骑去了,没准现在已经出发了呢。”她一脸兴致勃勃,可很快遭到了拒绝。“这不行,莎拉,你留在这里。”萨克脱下手套,用手心温暖她的脸颊,要她立即进屋子去烤火,因为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一个姑娘出门旅行。莎拉推开他的手,急着问他为什么,她大声说她一点儿也不冷,也完全能应付旅途中的种种辛苦,她能到东岛来找他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“莎拉!听我说,寻找武器材料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,你犯不着跟着我受苦,在这里你会很安全的。何况,不论成功与否,我都会在十五天之内回来。”他拉过她的拳头塞给她一颗祈水珠,“这个给你,在你需要的时候,我会回到你身边来,我对你发誓──这么说,你该放心了吧?”他的这番话说得万般诚恳,合情合理,换作常人早就心满意足地道谢了,可他在莎拉脸上得到的不是理解和点头顺从,而是一个怒不可遏的鬼脸。听着他的语调,莎拉越来越觉得有股难以压抑的怒气“呲呲”地冒上来,十分不是滋味,她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咬住嘴唇。“好哇!现在,我明白他在想什么了!在他的眼里,我千里迢迢从北岛的巫女神殿来到奎斯特,无非是来向他请教身世问题的,如果可能的话,还指望得到他的帮助──他天生一副好心肠,自然决定帮我,为此还不辞辛苦去找材料来打造武器!是的,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将来能保护我,哎呀,我可真应该感激他呀……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!他错了,完全不了解我的想法!这一回我恳求和他同行,他一定也认为我是想寻求安全感吧?他满以为说了这番话,我就会高兴地留在这个安全的地方,接受那颗破烂珠子当作护身符呢。哎!在他看来,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吗?我难道就不可能出于对他的关心,而做出和他一起旅行的决定吗?噢,他口口声声说为了我的安全,其实是想把我活活气死呢!”看见莎拉长时间不出声,萨克以为她默默同意了,于是轻叹了口气,向她说:“那么我走了,你自己当心。”他望了她一眼,转身使用空间移动。他走后,莎拉抬起头,抹掉两滴由于气苦逼出来的眼泪,向着他离开的方向大叫“傻瓜、傻瓜、傻瓜──”,一连叫了十几声,直到自认为不会再有酸涩的东西涌上眼眶了,她掏出那颗被她称作“破烂货”的祈水珠,狠狠地甩在地上,踩了个稀巴烂。不到一眨眼工夫,萨克就飞回来了,看到她正卖力地踩珠子,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“莎拉,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……”莎拉立刻打断他,凑到面前瞪着他:“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,萨克,你哪怕再给我一百颗祈水珠,我也一样会踩碎的,若是不信你倒可以试试!”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,她诚心诚意地接着说,“萨克,在我心里,别说是一颗珠子了,就是神也不能代替你,如果真的想给我安全,就让我跟你去吧!我虽然又愚笨又懦弱,既没有智慧也没有魔力,简直一无是处,可是,我至少还有使不完的力气,关键时刻,我还能帮你逃命呢!所以答应我,让我跟你在一起,好吗?”当听到萨克靠在她耳边喃喃说“我真拿你没办法”的时候,莎拉就知道他是表示同意了。然后他紧紧抱住她,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,吻了又吻,仿佛把积蓄已久的力量都用上了似的。“我们走吧。”萨克掉转头,满面通红地拉着她向前走。莎拉偷偷笑着跟在后头,她想,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喜欢他。

  原标题:石油价格“活久见”!“负油价”背后 是难测的世界局势 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

  网球赛事受到疫情影响全部停摆,那么在这几个月的“空档期”里,网坛巨星们都在做些什么?他们会一如既往地保持训练吗?

,,精选一肖一码图片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  • 上一篇:清淡大到它正本的五倍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Powered by 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