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而是你打扰到我了哪!”看到莎拉一脸惊讶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0-06-05 08:43  点击:
严冬季节在海边吹着晚风很有些折磨人,莎拉瑟瑟发抖躲在席恩的披风里,使劲不让自己牙齿的打颤声听起来太明显。自从太阳落山到现在,他们已经等了很久,萨克既没有从海面上冒出来,也
严冬季节在海边吹着晚风很有些折磨人,莎拉瑟瑟发抖躲在席恩的披风里,使劲不让自己牙齿的打颤声听起来太明显。自从太阳落山到现在,他们已经等了很久,萨克既没有从海面上冒出来,也没向他们发出信号,使得莎拉不禁焦急起来。“席恩,你留在这里,想办法生堆火……我要、要到海底去找萨克……”她断断续续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词,掀开披风跑出去,结冰的沙石被踩出咔咔的响声。席恩追上去阻止她:“不行啊,没有隔离海水的保护屏,你在水底最多只能待一分钟!而且,在这么冰凉的水里……”“这就是我要你生火的原因。老天!真的好冷啊……不过亲爱的席恩,对我来说飞到萨克附近再把他带回来,一分钟应该足够了。”她捏了捏拳头下决心似的点点头。正要起身,一个声音紧接着从面前传来:“不,我想不必了。”那是萨克里菲斯,他除去保护屏,和平常一样微笑,只是嘴唇冻成了青紫色。席恩和莎拉避开风口,在最短时间内升起火,让他烤了不少时间才恢复血色。“很遗憾,我没有找到玫海口中的妖精城堡。”他简短地告诉两人,这中间他找遍了几乎整片近海,甚至还飞到南岛北边附近的海妖城──他曾经作为客人被热情款待的妖精国──去打探消息,结果仍叫他失望。莎拉从火里挑出烤熟的果实,敲开坚壳递给萨克,说:“莫非是玫海太太记错了?乌龟先生或许是在其他岛屿的近海里呢。关于这个,你有什么看法?”她转头问席恩,“毕竟你是在青布鲁长大的。”被她这么一问,席恩红着脸摇头,说他对此一无所知,实在帮不上忙,倒是可以提供些附近村落的情报。据他讲,这附近没有大城镇,村子倒是不少,距离最近的要数矮人村庄沓泊里,虽听说村长是个冥顽不化的种族主义者,对人类却还算友好。由于天色不早,对海底的探查又一无所获,于是三人决定到沓泊里夜宿一晚上。对莎拉来说,亲眼见识到矮人的风采还是头一次,当一个身高只到她腰部的守卫摘掉帽子,仰着头打量她时,她忍不住躲在萨克背后捂着肚子乐不可支。但等到这个大胡子守卫摊开手掌向他们收通行费时,莎拉又沉下脸不高兴了。一个人类进村居然要三十个金币,三人就是九十金币,简直是打劫呀!那么兽人要多少钱?愤慨之下她又禁不住好奇地问道,回答是五十个金币,她听了总算心理平衡些。萨克依照数目付了金币,径直走进沓泊里村的大门,莎拉还在饶有兴趣地询问妖精的价钱,那守卫却突然挥动手中的斧头粗声嚷着:“妖精要通过,就是这个价钱!”莎拉吓了一跳,急忙跟着萨克离开,自言自语猜测矮人村长究竟和妖精有什么过节,竟到如此痛恨的地步。矮人村的房屋建造得矮头矮脑圆咕隆咚,就像他们自己的脑袋一样,而且十分密集,一个屋顶要挨着另一个屋顶,这家门口的面包桶一倒往往就会倒到邻居家的门前,房子中间只留一个人行走的空间,连搭个篱笆的份都没有。虽然屋子造型不尽人意,矮人们装饰的手艺倒是不错,家家户户门顶悬着钢条绕成的有趣图案,吊上一两个昏暗的油灯,窗台上摆满奇形怪状的小玻璃罐头,在灯光照耀下十分朦胧可爱。地上铺有石子路,如今结了层薄冰,现出寒冷的证明,然而这一整片村子却由于星星点点的灯光,散发出格外动人的暖意。这真是个新奇可爱的村子呀!莎拉走进一条弯曲的巷子,左右张望,陌生的气息给她全新感受,冒险的魅力又使这种感受愉快甜蜜。她迫不及待想钻进那矮房子的其中一间,看看娇小得让人发笑的床和椅子,以及短得像拐杖的衣帽架,她简直忍不住要去摇晃门前的铃铛了哩!等这样浮想联翩结束时,莎拉才注意到,小个子席恩已走到她前头,萨克却退到了她身后,她正要回头问他怎么回事,萨克压着嗓子向她耳语:“嘘──别回头,我们被跟踪了。”“是、是谁?”莎拉收起嬉笑玩闹的心,下意识减缓脚步,把腰挺直,头不敢再左右晃动,眼角却紧张地留意背后。席恩同她一样全身戒备,还摘下了手套,他也注意到了吧?可是,会有什么人在矮人村里跟踪他们,又是出于何种目的?虽说萨克让她别回头,然而越留心也就越介意,借着拐弯的一刹那,莎拉不由自主向后瞥了一眼──这飞快的一瞥令她清楚地看见了那人的样子,某种模糊而奇异的印象像刮着的冷风一般袭上她的脑门,她叫出来:“是他?!”那个男人站在昏黄的灯光下,缩着脖子裹在宽大的黑色披风里,帽檐很低,脸上罩着黑布,只露出一双有神的眼睛──正是前一天在露易丝酒馆遇见的陌生人。在看到莎拉回头的下一刻,他身子晃了晃,便隐身到黑暗中,再也瞧不见了。“怎么,你认识他么?”萨克望着他消失的方向,没有贸然追上去。“不,算不上,只是有点在意……啊!看呀,他又出现了!”说话间,那蒙面人站在另一条巷子口,呆愣地凝视他们一阵,然后再次把自己隐藏起来。莎拉瞪大了眼睛问:“他这是在监视我们吗?”“不,看起来他好像是要我们跟他走。”萨克仿佛看出莎拉的心思,“既然你在意的话,去看看也好,来吧,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可以解开你的疑惑。”如萨克所说,蒙面人果真像是在带路,始终在他们前面二十来步就停下, 香港内部传真等他们靠近了又继续向村子的中心移动。但奇怪的是, 内部特供三中三资料他的动作迟钝, 香港管家婆论坛一句中特模样也不怎么笃定, 免费两组三中三资料仿佛拖着病体在艰难赶路,有一刻甚至险些栽倒在地上,连跟在他后头的莎拉都替他捏把汗。她暗自想:难道他是受了伤,希望萨克为他医治吗?真这样的话,萨克是不会拒绝的呀,他又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呢?到了一幢两层楼的屋子前,那古怪的男人转眼消失踪影,莎拉急忙踏上台阶敲开屋子的矮门,一个白头发白皮肤的矮人姑娘走了出来。同绝大部分矮人一样,她身高只有人类的一半,手脚粗短,脸又大又圆,眼睛却很漂亮。一见门外的是人类,她背过身朝房间里抱怨似的嘟哝了几句,然后带着不满的表情,用人类的语言问:“怎么啦,有何贵干?”“呃……”莎拉弯下腰,客客气气地说,“请原谅我冒昧地问一声,刚才有没有一位蒙着面的先生进你的屋子里?他打扰到你了吗?”“先生?打扰?”矮人姑娘盯着她看了两眼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好像莎拉说了个有趣的笑话似的,连屋子里的人都跟着嬉笑起来。“有什么可笑的?你为什么不说出来让我也笑一笑?”莎拉为她的不友善生起气来。“我说,小姐,我无意冒犯你,可你的话简直要把我笑死了。你要知道,男人到我这儿来是再正常不过了,和他们相比,反而是你打扰到我了哪!”看到莎拉一脸惊讶,矮人姑娘拢了拢头发,悠哉地靠在门柱上说,“你看看我这身打扮,还猜不出来我是干什么工作的吗?”她的披肩底下,穿了件剪裁得当的粉色低胸上衣,恰到好处地衬托出引人浮想联翩的部分,下身裹着紧巴巴的竖纹细布短裙,露出雪白的小腿和两只肥厚的小脚丫。莎拉仔细打量了一番,看不出名堂,问席恩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。她又去问萨克,他抱之一笑,还是那种十分不自在的苦笑──唔,就算他知道,可是该怎么说出来?“哎呀,真是个漂亮的男人!”矮人姑娘这时候注意到萨克,仰着头对他挤眉弄眼,“怎样,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算半价。”“不不,谢谢你的好意,请允许我衷心地祝你工作顺利……”这是萨克的回答。矮人姑娘耸耸肩,告诉他们她没见过什么蒙面男人,摆了摆手就要进屋里去,萨克把她叫住了。“抱歉,请等一等!是这样……”“塔嗒?乌龟?”矮人姑娘仰头思忖,“这么说起来,我好像从曾祖母那儿听到过这个故事。那个传说中的海底城堡,名字叫作‘芙城’,内幕资料它的主人是一只长命千岁的老乌龟,据说十分强悍,脾气暴躁难惹,而且喜好美色,养了一堆美人鱼呢!至于具体地点我可不清楚了,你们可以去向我的曾祖母打听,她被称为我们村子的贤者,是个无所不知的聪明人。不过你们可要小心,她同村长一样,对妖精厌恶至极,别惹她不高兴呀!”按照矮人姑娘给出的位置,三人很快又来到一间门上标有两只红眼睛的屋子跟前。莎拉此刻已经把刚才的蒙面人抛在脑后,受到急于知晓答案的念头驱使,她兴冲冲走上前敲门。可这一回,门却不那么容易敲开了。莎拉透过窗子向里望了望,一片漆黑,她解下头巾把窗子上的灰擦拭干净,又看进去,却仍然连个影子都看不到。“那位贤者老太太,难道已经躺下睡觉了?就算她年纪比我大一点,也不该那么早睡呀。”事实上不只年纪大的人,席恩也揉着眼睛打哈欠,开始犯困了呢。“既然如此,我们还是明天来吧。”萨克建议先找间旅馆歇息,一切等第二天再作打算,莎拉也只得点头答应。他们还没走远,屋里突然传出一阵低沉的呻吟,紧挨着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,夹杂着身体和地板撞击的咚咚声,稀里哗啦响了很久,直到所有人的惊讶过去,才完全停下来。“哎呀!这是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莎拉叫起来,萨克立即把她掩到身后,席恩则从昏昏欲睡中振作精神,张开掌心戒备地望着那扇标有两只红眼睛的门──门在琐碎的响声过后,“吱呀吱呀”地打开了。“请进来吧。”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。“那么就失礼了。”萨克试图用一道魔法照亮屋内,好让他们看个清楚的时候,莎拉扶着门框向里头张望。她第一眼就看见地上摔得粉碎的大挂钟,里面那只整点报时的胡桃木偶失掉了脑袋,颓然倒在一旁,此外还有一些裂成几瓣的茶杯和烛灯,也躺在地上。她虽然如愿看见了小巧玲珑的木板床、圆桌子以及铺着毛皮垫子的摇椅,但在这种情形下怎么也无法给她可爱的感觉。怪声音的主人就坐在椅子上,背对着莎拉,她的假发掉在了扶手上,露出一块粗糙的黑色头皮,她却也浑然不知,照样端坐在那里。“关上门,年轻人,风吹得我头疼。”听到贤者这样吩咐,萨克不得不弯着腰走进来,反手把门拉上。他说着一些打扰之类的客套话,并好意问她屋子里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当然,也简短地把他们的来意说明了,只想耽搁她老人家几分钟,探听一下有关塔嗒先生的消息。所有人都安静地望着贤者期待她回答,可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了,她却闷声不响,嘴里毫无动静。最先忍不住的是莎拉,她等得实在不耐烦,便绕到老太太面前,“哎!我说,您能不能……”她看着老人的脸,突然喘不上气了,声音卡在喉咙里,既不能咽下去也吐不出来,使她克制不了地全身战栗。幸好下一刻她又抓住了声音,害怕地拼了命尖叫:“萨克、萨克!噢!你快来看,她的眼睛……”眼睛被剜掉了,两只都是,留下空洞的眼眶,还瞪得巨大──任何人看了那张脸,都会捂着心惨叫出来,甚至好几天夜里伴随着梦魇,因为它是那么可怖,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里的艺术品,能把恐惧渗透进你的骨头缝里去。萨克看了一眼,也匆忙把视线移开,他轻轻摸了摸贤者的手臂,便抽出托盘里头的餐巾,把那张脸遮盖了起来。现在他能够确定,贤者已经死了,而且在他们进屋里之前,她就已经停止了心跳──这可太奇怪了,这具尸体居然有着指挥人关门的本领──要不然,就是他们中了某种圈套。莎拉激动地对天发誓说她什么也没做,其实无需解释谁都会相信她的。萨克一方面要她冷静下来,另一方面掀开贤者的衣领,仔细寻找能揭开答案的关键。他很快找到了,在脖子的后方他发现了一块指甲大小的凸起疙瘩,正逐渐缩小,直到完全没入皮肤不留一丝痕迹。“我还是头一次见到,这是黑魔法中的操尸术呀!”席恩叫起来,“有人在操纵着她的声音,把我们吸引进屋里来。”“是他,那个蒙面人!一定不会有错,原来他竟打着这样恶毒的主意来为我们带路,太卑鄙了!”莎拉说道,急急忙忙拉着两人的袖子,“我们快走吧,我可不想平白无故遭到怀疑,只要悄悄离开这里不惊动矮人,他的诡计就不会得逞了。”“萨克,你怎么啦?”看见他低头思忖,莎拉焦急地催促他快走。“唔……没事。”从发现皮肤上的那块疙瘩起,萨克便陷入困惑当中,百思不得其解──在他所知道的人中间,只有一位拥有这种能力,但是这个人,他又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出现……难道是他多虑了吗?莎拉没有猜错,这的确是一项歹毒的陷害阴谋,然而十分不幸地,阴谋家呼叫了村子的所有士兵,以至于莎拉刚钻出贤者的房间,就被一圈闪着银光的斧头,和几十双同样颜色的眼睛,团团包围住了。人到了紧要关头,似乎总要有些出乎自己意料的想法,原本急于脱身的莎拉这时候有了相反的念头,反而不愿意走了。“我们什么也没干,我们是无辜的!”她低着头大声向矮人士兵说,“事实上利用空间移动可以马上飞走,摆脱得一干二净,但是为了证明清白我愿意留下来。”她想,只要她和席恩留下就行,萨克还有重要的事,他可不能待在这儿。那个白头发的矮人姑娘冲进了屋子,哭天抢地,周围的矮人也跟着落泪了,嘴里唱着他们族的镇魂曲。矮人姑娘摇摇晃晃出来,向着一个村长模样的红胡子矮人伤心地哭喊,反复念着几个句子,到后来连莎拉都知道她在说,贤者的两颗红眼珠被夺走了。这正好!谁稀罕两颗眼珠子啊?莎拉心想,只要在我们身上找不到眼珠,就能证明清白啦。她盯着村长,盼望他现在就过来盘问她,搜她的身,除去杀害贤者的嫌疑。突然间,她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懵了,因为那个蒙面人,真正的凶手,非但没有离开这个地方,反而正大光明站在人群里,就在村长身边,用一种平静温和的目光看着她。他说:“你不是凶手,小姐,凶手另有其人。”他用纯正的东岛口音远远说道,声音却仿佛近在咫尺,虽然十分含糊,也足够让每一个人听清楚了。莎拉高兴起来,指着他的方向说:“你们都听见了吧?他的意思是他知道谁是凶手,所以,喂,先生们,快把斧头拿开,顺便向我们道个歉吧!”没有人理睬她。萨克和席恩奇怪地望着莎拉,尽管她再三声明她的听力正常,蒙面人千真万确说了那句话,他们还是认为她恐怕是太累或者太困了,以致产生幻听。“幻听?见鬼的幻听,他现在还在和我说话呢,你们什么都听不到吗?萨克,连你也听不到吗?”“没用的,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声音,小姐,二十多年来只有你一个。”莎拉不作声了,瞪着他那被黑布包得仅露两只眼睛的脸,只一会儿工夫,这张脸就到她的眼前了。他的声音依然隐隐约约,好像才说出口就在空气中蒸发似的,但他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整,一柄短剑和一双手掌就分别贴在了他的下巴和胸口上。

  原标题:南京汤泉遇害女童家属:还瞒着女童的母亲,不敢说

  原标题:美联储宣布“无上限”量化宽松政策 多国专家:霸权主义!害人害己! 来源:央视网

原标题:LOL季中杯赛程公布,FPX与SKT打响首战,“盲选模式”引热议!

,,香港挂牌平特一肖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  • 上一篇:眼望梦白依就要香消玉损
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Powered by 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